梅山巫术之谜:归蛇、收惊与招魂--民俗风情--历史人文--新化在线--蚩尤故里--新化生活门户网
您的位置:新化在线 - 历史人文 - 民俗风情 - 正文
首页 | 新化卫星地图 | 对本站的建议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梅山巫术之谜:归蛇、收惊与招魂

来源/作者:佚名 录入:新化在线
2014/4/21 20:57:54 浏览:正在载入...

  古老神秘的梅山巫术,伴随着梅山先民扎根于这块土地,并在此发展、兴旺,融入梅山人生活的方方面面。他们的生老病死、劳作生活都离不开巫术,那些在香火中亦真亦幻的巫术之神,千百年来指引着梅山子民的脚步。

  古老相传,梅山巫术的始祖是上古蚩尤大帝,而后世那个双脚朝上、倒立行走的张五郎(一说为蚩尤的化身)又使梅山巫术的体系臻于完备——千奇百怪的巫术咒语、符水、法门让梅山笼罩在一层挥之不散的迷雾中。而本文要讲述的,就是这层迷雾后的真实传奇。

  梅山巫术秘法

  蚩尤神、张五郎,梅山巫术两始祖。梅山,是中华民族三祖之一——蚩尤部族的世居地。相传在上古时期,蚩尤被黄帝打败,部族土地也被夺去,只在今天湖南中部保留了最后一块世外桃源式的飞地,这就是梅山。从此以后,梅山就成了一块“不服王化之地”,独立发展了4000多年,直到公元1072年宋神宗“开梅山”之后才融入中央政权的版图。

  据专家考证,梅山的范围包括现在湖南省中部25个县的全部或部分,总面积达5万平方公里。而其中的安化、新化地区,就是梅山的腹地。

  整个梅山地区是一个巨大的迷宫,地形诡异,野兽横行。就在50年前,新中国建国之初,新化县的“虎害”还十分严重,县政府为此特地组建了“打虎队”,一次就打死老虎10多只。

  然而,与险恶的自然环境相比,梅山地区盛行的“巫傩之术”同样让外人却步。时至今日,在梅山腹地,依然存在着“村村有师公(巫师),家家设祭坛”的奇特现象。

  梅山巫术的种类有很多,但梅山巫术又不同于湖南湘西的放蛊、赶尸巫术,少了许多阴森恐怖。现在的梅山,仍常见的巫术主要有傩戏巫术、渔猎巫术和治疗疾病、超度亡灵的巫术,而这些巫术的起源,追溯起来都与两个人有关,一个是蚩尤,另一个就是张五郎。

  根据梅山当地历代秘传的巫术科本(即教授巫术的“教材”)记载,蚩尤是梅山巫术的始祖,他出生在今天湖南新化县与安化县接壤的大熊山。蚩尤有母而无父,母亲名叫哈雾,蚩尤虽然长相凶恶——头上有两只角,眼睛像牛眼,鼻子像狮鼻,嘴巴像虎口,但非常孝顺,不管在做什么,只要听到母亲呼唤,就会立即回到她的身边。所以现在梅山巫师在作法时,都要先用牛角吹出“哈雾哈雾”的声音,祈求蚩尤下凡,降下神力。

  除蚩尤之外,张五郎——这个被中国神仙谱遗忘的散仙,是梅山巫术的另一大神(当地也有另一种说法,张五郎就是蚩尤神的化身)。相传张五郎天生异相,他双脚朝上,手和头脸朝下,倒立行走。在梅山当地的传说中,张五郎曾师从太上老君学习法术,法力高强,梅山巫术中的许多法门都由他所创。在1日时梅山地区,人们习惯随身配带一个木雕或骨雕的反脚倒立张五郎神像,认为只要带了他的神像就能“蛇怪自退,兽怪自藏,瘴怪自隐,妖怪逃亡”。过去在梅山地区还常见一种游丐,手持一把猎叉,叉上挂一个用红布缠绕的木雕张五郎神像,走门串户念咒乞讨:“左青龙,右白虎,前朱雀,后玄武,不怕青龙高万丈,只要白虎就地趴。”据说这咒语能镇宅安神,给人们带来安宁。

  符水之术与梅山水师

  炼制符水,是梅山巫术的主要法门之一,而专门用符水救人或害人的师公(巫师),在梅山当地也被称作“水师”。梅山水师还有正邪两派之分。一般来说,正派梅山水师炼的法和水都是为了治病救人,而邪派水师则恰恰相反,传说他们炼成的符水可以让人生病、疯癫,他们继而以“治病”为由勒索钱财。

  梅山水师在新中国成立前十分吃香,水师队伍也很大,在梅山腹地新化、安化一带,几乎每乡每村都有水师,有的村同时有几位甚至十几位水师。水师靠替人治病疗伤养家糊口,有名的水师家中都比较富裕。他们弟子众多,社会地位也很高。而现在,水师队伍已濒临绝迹,年轻的水师很少,年老的大多也已隐居山林,真正懂水师“法术”,能疗伤治病、身怀绝技的屈指可数。

  家住新化县姜家坝的姜耀芬是目前梅山地区仍健在的水师之一。在对他的走访中,姜耀芬详细向笔者讲解了自己的“水师”行法经历和一些炼水秘法。

  据姜讲,他从师的时间是1948年。整整跟随师父修习了6年,1954年才出师。从出师至今,行法已50多年,足迹遍布湖南新化、安化、冷水江、涟源等地。姜耀芬擅长炼制的符水有如下几种:用于疗伤接骨的开刀接骨止痛水,防身抗打的铁牛水,消热退凉、不被高温所伤的雪霜水,治疗无故疯癫的收猖水等。

  当问及具体的符水炼制方法时,姜笑而不答。在笔者一再请求下,姜耀芬才将符水炼制过程简单演示了一下:先取清水一碗,左手中指和无名指内屈紧扣掌心,拇指、食指、小指竖立成三鼎足状端碗;右手拇指扣住无名指和小指,伸出食指和中指呈剑指状,剑指凭空虚画;口中念念有词。据姜耀芬讲,炼制不同符水所念的咒语各不相同,如“止痛水”的咒语就是:“风雾雾,雨连连,手提法水遍三千。九龙圣水到此,不怕粉骨碎身,喷水一口,实时入痛。吾奉丹田祖师,急急如律令。”

  不光咒语种类繁多,符水的炼制过程也很复杂——一般在每年农历立春前,第一声春雷响过后才能炼水。炼水时间多选择在每天清晨五六点,要连续不断炼七七四十九天才大功告成,这段时间又要不断添加一些神秘法式,以助符水功效。

  这些符水的功效到底如何?看着笔者满腹狐疑的样子,姜耀芬特地讲述了他颇为得意的两次行法经历。一次是在姜刚出师不久,和人打赌,能不能将灶膛里的一块火炭拿出来,姜当场做法,服下“雪霜水”,然后将手伸到烧得通红的灶膛里,取出一块火炭,围绕房子走了一圈才放下,一点烫的感觉都没有,在场人都惊得目瞪口呆。当年的目击者,如今仍有两位健在。

  还有一次是在1980年,和姜同村的一个村民劳作时脚踝部被茅柴刺伤,到医院包扎处理后,伤口仍不见好转。过了一段时间后,刺伤的地方完全溃烂,医院建议截肢。不得已,该村民将姜请来治伤,姜先祭了一碗开刀接骨止痛水给他服下,再施药外敷,八九天后伤口就愈合了——听到这里,笔者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:难道这些符水、咒语都是障眼法,真正对伤病起作用的是那些药物?在姜耀芬家中,笔者确确实实也看到了晾晒着的各种草药,然而这也仅仅是猜想,没有最终答案。

  梅山秘法:归蛇、收惊与招魂

  如果说梅山巫师的符水之术勉强能用“草药”来理解,那对于以下几种巫术,人们就很难给予科学的解释了。这几种法术在梅山地区运用最多,它们虽然玄妙,却又被梅山人世代口耳相传,令人不容置疑。

  首先是“归蛇术”。归蛇术是梅山渔猎巫术的一种,意思是人在野外被毒蛇咬伤后,只要请巫师作法,过不久,那条咬人的蛇就会嘴衔解毒草药,出现在巫师身边。笔者在新化当地曾仔细了解过巫师行归蛇术的过程:

  巫师先持一道平安符,来到毒蛇伤人的地方,用香在地上插出“山”、“林”、“竹”三字,然后再用香在字旁插出3个同心圆,巫师在圆圈里盘腿坐定后,立即开始念“归蛇咒”。一般两小时后,、咬人毒蛇就会口衔解药现身。据巫师讲,蛇回来之后,大多只能在3个圆圈之外游弋,只有毒性最强的蛇王才可能进入圈内。

  其次是“收惊术”。在梅山地区,当某人因受到严重惊吓而神志不清、言语混乱时,他的家人都会请巫师来做“收惊术”,让受惊者的心绪回归平静。收惊术是梅山巫术中较粗浅的一种,仪式简单,无需预备祭品香烛,也不设祭坛。作法时,巫师用左手抚摸受惊者头顶,右手在其额部画一个“雨”、“渐”、“耳”三个字重叠的“符”,一边画符,一边念咒,符咒念完,符同时画完。然后巫师对着自己的手掌哈三口气,在受惊者的额头上摸扫三下,即表示收回魂魄。一般情况下,受惊者在巫师施法过程中会沉沉睡去,待到醒来时,神志也就恢复了——这种法术和当下流行的催眠法有异曲同工之处。

  最后是“招魂术”。招魂术施用的对象,大多是那些重病不愈、久治无效之人。在梅山巫师眼中,这些病人之所以病入膏肓,是因为他们的魂魄游离了肉体,要使疾病痊愈就必须先为其招回魂魄。

  招魂术非法力高深的巫师不能驾驭,施法前需大设法坛,鸡、鱼、肉、果等贡品预备齐全。法坛设置地点也有讲究,必须设在村前的十字路口。

  招魂开始,巫师身穿全套法装,手拿镇邪法器,登坛施法。法坛上的巫师纵跳腾挪,口中呼喊:“屋前屋后失了魂,屋檐童子送回来;庙前庙后失了魂,城隍菩萨送回来;河岸塘边失了魂,河神水官送回来;山林崖头失了魂,山门土地送回来……”在招魂法术施行后,十之六七的病人病情都会好转,原因何在?难道如一些学者所言,是心理暗示产生的作用?笔者不得而知,而梅山巫术的神奇实在也不能简单忖度。

  古老神秘的梅山巫术,伴随着梅山先民扎根于这块土地,并在此发展、兴旺,融入梅山人生活的方方面面。他们的生老病死、劳作生活都离不开巫术,那些在香火中亦真亦幻的巫术之神,千百年来指引着梅山子民的脚步。

相关阅读
共有评论 0网友评论
注册新化通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

免费发布信息 免费刊登黄页 免费宣传推广 打造新化免费信息发布平台 联系电话:13638489191

本站官方QQ群:54858901 | 客服QQ:点击发送QQ消息 | Email:76008608@QQ.com

蚩尤故里 新化在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©2011 http://www.xh116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